如果讓我在這個月內順利找到新工作,那麼當我試用期滿時(沒延長的話)也滿三十歲了。長這麼大,談過幾次戀愛,自然也成為某些人的前女友。

我沒有鬧鐘,手機身兼鬧鐘功能;事件就發生在今天早上,鬧鐘與往常一般在同一時間響起,我也像以前一樣把它按掉,它依例問我要不要開機,我照舊鍵入開機密碼,然後轉身準備例行性賴床,還不等我窩好,手機響起有簡訊的鈴聲(靠!),一邊暗譙:臭廣告,這麼早是傳個屁啊一邊按開標題準備直接刪掉,哪知道昨晚睡得早,早上眼光沒那麼渙散,竟被我看出不是廣告,因為寄件人電話是好長一串數字最前面還有個”+”,於是好奇寶寶按開了簡訊瞧它一瞧,好樣的,寄件人是四年前分手(?)的前男友。

恰巧前晚跟朋友聊到她的前男友,他前男友曾傳簡訊問我朋友可不可以跟他一夜情(我們一致同意他前男友是在找砲友不是找一夜情。),但看得出來這封簡訊的用意並不在此,因為我在台灣而他應該沒有在台灣,且簡訊內容客套平淡,於是我想到阿飛的前女友;鮭魚是個悲觀主義者,我思索的不是或許他單身很久了?”他可能酒過三巡正空虛地坐在計程車上?”這些的,鮭魚腦袋裡像跑馬燈橫過的是不會吧, 我應該沒有欠他錢啊?”以及當初搞消失的是他,沒理由突然越想越不對,打算假純關心之名行降咒報復之實吧?”等等被害妄想。

ch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