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jpg

  大雨,城旁溪成河混濁奔騰。我和歐準備的小手機派上用場,但它是拿來只連絡彼此且不易被發現的秘密工具,其實與面臨的逃難無關。溪旁黃土野地裡,雨中的人們三三兩兩沒精沒神地移動著,胡也是,似乎不覺有異,牽著我的手前進。

白蛇的身軀被切開,青蛇也是,牠憤怒咆嘯,"你們這群忘恩負義的人"。我想雨是這樣開始的。

  穿梭在街屋巷弄裡尋找他,腦中的興奮連著心裡的罪惡,歐在小坡上的屋簷下等著,還有其他人在這裡暫避。兩層的樓房寬敞,有迴廊陽台與許多窗,木製窗框漆的是湖水綠,圍住窗框的是白牆,托著它們的是深色地板,洗石子梯通往二樓,二樓的天花板有具吊扇,隔開陽台的門沒關攏,風緩緩推拉著;雨未停,屋內卻灑了淡淡陽光。跑上階梯進入迴廊,歐送來一臉笑容,幫我撥去身上雨水,談笑著轉進室內,一起坐在窗前吹著風;突然覺得想上二樓,我獨自起身開始向上,還沒上到樓上呢,就撞見胡與如相依畏,他輕輕撫去貼在他頰上的髮絲,就像曾經對我。我以為是我背叛了他,其實是我們已背叛彼此。

水裡牛屍淌著血水載浮載沉,許久了,雨仍未曾稍歇。

 

ch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