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呆了

你對我沒頭沒腦來的第一句

通往河邊公園的陸橋入口被圍上了膠繩
原因不明
你說你望著這景象呆站了好一陣
偶爾把視線飄上難得這麼美的月和空
在東邊的家鄉幾乎夜夜都是如此理所當然

我說

今晚我們住的這城裡看得到這種月亮全仗下午暴得差點淹水的大雨
懸在空氣裡的骯髒全給卸回地面 好不容易的清爽

剛才騎車回家時嚇了一跳

怎麼

在仲夏夜裡騎車會冷到想穿外套不是那年去你老家才遇生平頭一遭的嗎
怎麼今晚這裡不是台北啦?

你想離開想瘋了吧 此時此刻我們確實是在台北市裡啊
眼前被封起的這座陸橋就是這樣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被封了
就這樣不理會你有多麼需要到達陸橋另端幾乎無人的河濱公園地圍了

所以你虛了

所以我們是在台北市

需要呆在河濱公園 這一個河濱公園
因為你們從這裡起步走 似乎也在這裡解散
因為今晚 現在 癮頭又犯了
亟需把自己醃進這缸我們嗅來根本已不香甜的雞尾糖水

可是
被擋住了

供你滑入的甬道口有案發現場用的膠繩
一切情緒斷頭台般俐落地現岀光亮剖面
準備吹風的心情沒了
那個人也來公園吹風的無可救藥的期待沒了
改天發病 再一次來做會被朋友搖頭的事的機會好像也不會有了

很可怕耶
再也沒有當那個人也來公園裡吹風時相逢的機會了嗎?

........

回家吧 都搬去三週了 把房子弄得舒服點吧
一處讓你可以待的地方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te 的頭像
chate

還在

ch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